等了一年,2019年最后一部“大片”!

如果昆汀说话算数,拍完十部电影就退休。

那么《好莱坞往事》,就是他的倒数第二部作品。

可想而知这一年我有多期待着这部电影,甚至比对《寄生虫》《小丑》的期望还要多!

戛纳电影节上映之后,IMDb评分一度飙到9.8的超神分数!

烂番茄新鲜度一度高达91%。

上个月《时代周刊》公布的2019年度十佳影片中,《好莱坞往事》也仅次于《痛苦与荣耀》和《爱尔兰人》位列第三。

让人不禁感叹,昆汀依旧是那个才华横溢的天才!

可能这个时候你会好奇,这和你听到看到的风评不太一样啊?

豆瓣评分仅仅7.3,三分之一的观众给了三颗星,热门评论甚至直指这是个“平铺直叙的无聊故事”。

如果你还没看过这部电影,肯定会有疑问:《好莱坞往事》到底好不好,我到底该相信谁?

那么,就请你接着看下去――

《好莱坞往事》

一|这部电影是有观影门槛的

首先你要了电影的时代背景,不然真的会一头雾水。

六十年代中后期,美国因为越战的惨痛消耗,民众日益不满,社会不再安稳,动荡和变革触手可及。

这样的社会环境也催生了各种不安分的文化形式,人们要自由要反抗,于是摇滚乐开始焕发新生。

不愿意生活在父辈和社会拘束下的美国年轻人,开始用公社式和流浪的方式来宣扬主张,于是“嬉皮士”诞生了。

垮掉一代的美国年轻人,拥抱着嬉皮士文化来了一次彻底的狂欢。

在这种情况下,“曼森家族”诞生了。

这是一个近乎邪教的组织,一群无知少女被查尔斯・曼森洗脑控制,疯狂地仰慕着这个看起来狂狷邪魅的男子。

而查尔斯・曼森并不满足于现状,他制定出了一个“终极计划”,宣扬末日到来唯有自己可以带着信众躲过大劫。

而这个“终极计划”的第一批受害者,就是著名导演罗曼・波兰斯基的演员妻子莎伦・塔特及塔特的4个朋友。

1969年8月9日,莎伦・塔特邀请她的朋友来自己的豪宅聚会,却没想到祸从天降。

曼森家族的成员突然闯入,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将他们一个个杀死,而此时莎伦・塔特已经怀有8个月的身孕。

这段历史,是《好莱坞往事》的真实背景,同时也是一条辅线。

电影中小李子调侃波兰斯基的画面也暗示了这一点。

二|这是昆汀极其私人的作品

昆汀曾表达过:它(《好莱坞往事》)对于我而言,就像《罗马》之于阿方索・卡隆。

但真要拍出像《好莱坞往事》这样,任由导演挥洒情怀,结构松散,台词��嗦的电影,恐怕也只有昆汀这样的人才有资本愿意买账。

正因为这部电影太过私人,才会有两种极端的评价,有人说这是最好的昆汀,也有人说这是最烂的昆汀。

从电影名称就能看出,昆汀是在致敬意大利电影大师莱昂内。

众所周知,昆汀对意大利通心粉电影的热爱,完全不逊于香港武侠片,而莱昂内留给世界影坛的正是“往事”三部曲――《革命往事》《西部往事》《美国往事》。

昆汀在这部电影也戏仿了很多元素,影片开头的《Bounty Law》就是借鉴史蒂夫・麦奎因《Wanted: Dead or Alive》和《Maverick》;

里克火烤纳粹的情节戏仿了昆汀自己的电影《无耻混蛋》最后火烧影院的一幕。

电影结尾小李子更是亲自为“红苹果”牌香烟代言,这是昆汀在电影《低俗小说》里虚构出来的香烟品牌。

所以说,不论你是对昆汀不够了解,还是对那个年代的影片不了解,都会对你观看这部影片产生阻碍。

或许你可以说这完全是昆汀的自嗨,但不可否认的是,昆汀又一次塑造了属于他的“反类型”电影的经典。

三|“昆汀式”的温柔

这部电影的主角,是昆汀虚构出来的人物。

小李子扮演的Rick Dalton是曾经红过现在过气的电视明星,皮特扮演的Cliff Booth是他的特技替身演员。

你会发现电影主线和辅线(波兰斯基)几乎没什么联系,这是昆汀一贯的风格,只是这一次做的更加彻底。

小李子和皮特既是工作伙伴又是好兄弟,皮特是小李子的替身演员,也兼是他的司机、保姆、倾听者等等,这种弥足珍贵的友情,奠定了电影温馨的情感基调。

他们这种组合在六七十年代的好莱坞很常见:

像伯特・雷诺兹、史蒂夫・麦奎因、科特・拉塞尔和哈里森・福特这样的明星,一辈子基本只用一个动作替身演员,他们之间的友谊也会持续一生。

然而这种情谊在当今的好莱坞已经渐渐消失了。

昆汀又何尝不是借着好莱坞往事,诉说着自己心里的往事。

那个已经远去的黄金时代,最后都成为心底不可触碰的温柔心事。

和历史事实不同,电影结局曼森家族并没有完成自己罪恶的使命,反而被小李子和皮特反杀。

电影最后30分钟,也是观众真正找回昆汀感觉的一段。

熟悉的暴力美学,在昆汀的演绎下,竟有了温柔的美感,他把一件足以令世界悲痛的惨案,戏谑地更改了结局。

让悲痛不再,让温柔填满每一个观众的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