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7名精神病患疑被弃东莞汽车站25小时 (2)

女乘客大惊,车站工作人员迅速到场。在带袖章的车站安保人员面前,这批乘客表现温顺,之前那名抢夺食物的乘客也赶紧回到了座位上,把双手摆放在大腿上,就像是小学生上课一样,认真聆听起工作人员说话。当问及为何抢夺他人食物时,这批乘客支支吾吾了好一会,之后简单地回答说,“饿,我好饿,我要吃东西”。

这批乘客中有一名叫何颖英的女性自称上过大专院校,表达相对清晰。她向安保人员介绍说,一行七人均来自珠海香洲一家精神病医院,当日上午在医院自由活动时,有医护人员告知说她们的病好了,可以回家了。于是,七人跟随医护人员从医院徒步走到公交车站,再搭乘公交车到达香洲客运站,再上了辆珠海直达大朗的车。车行至南城车站时,医护人员安排她们下车,并指着车站候车大厅方向,让她们在那等着,她买好车票就过来送她们回家,可再之后,这名医护人员一直没有出现。

何颖英说不清楚自己所住医院的名称,也说不清那名医护人员的模样,只强调出门前她们都被服用了治疗精神病的药物,因此都感觉头晕犯困、身体酥软、走不动路更记不清事。或许是误把带袖章的安保人员当成正式民警的原因,何颖英还苦苦哀求安保人员不要抓那名医护人员,说都怪我们自己走不动路,跟不上护士的脚步。

好心车站送饭还帮换衣服

闻听这些叙述,莫名被夺食物的女乘客不再追责,还主动提出要留一些钱,让车站工作人员买些吃的给她们。女乘客的请求被车站工作人员婉拒,随后,一名刚入职的、还来不及领第一个月工资的胡姓保安在车站内的士多店赊了几瓶八宝粥,让她们垫垫肚子,其余工作人员则赶去向上级汇报,同时联系南城车站警务室的民警。

车站管理人员与民警同期赶至,通过对这批特殊乘客言谈举止的观察,管理人员与民警基本确认这批乘客精神均有些失常。车站方面随即安排人员在车站周边搜寻这批乘客口中的医护人员,民警也第一时间联系南城公安分局指挥中心确认是否有接到关于走失人口的报案。遗憾的是,没有相关报警,也没有那名医护人员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