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被挖眼男童眼睑伤口经诊断系刀伤 熟人作案往往为报复(2)

>>工友

嫌犯很普通结论很意外

昨天,据太阳山养鸡场的车间主任杨华伟介绍,张会英于2011年进入该场工作,今年2月份,因需要照顾瘫痪在床的公公辞职了。5月份,郭志平肋骨受伤,郭父被接到郭志平家,由他一家照顾,张会英就又回到工厂上班,每月工资1700元至1800元。

杨华伟介绍,张会英此前的工作是割鸡肠,今年5月份重新回来后的工作是割鸡肛门。一只鸡被宰后,经过打毛机、取内脏等程序后,被挂在流水线的链条上,到张会英的工作岗位上,张会英就会用一只手扶着鸡,另一只手用长约10厘米的工具刀割掉鸡肛门,平均下来每天每人要割1万多只,这是最后一道工序。

在杨华伟看来,张会英很普通,不张扬,话不多,没跟别人吵过架,没听说过她与别人有矛盾。张会英没给他留下太深印象,除了6月份张会英的女儿做手术,她请假时说着说着就开始掉泪了。

8月24日下午3点,车间工作结束就放假了,26日再开工,张会英搭工友梁新华的摩托进城。但25日晚,杨华伟接到张会英妹夫、另一个车间的主任郭四宝的电话,称张会英的侄子出事了,张会英将瘫痪在床的郭父接回来了,需要在家照顾郭父,不来上班了。

30日,杨华伟听说张会英坠井身亡了,他“心里凉凉的,不好受”。警方确定她就是嫌疑人后,杨华伟感到非常惊讶,“没想到是这个结论”。

>>专家

李玫瑾分析嫌疑人作案心理

越是胆小越可能背地报复

著名犯罪心理学专家、中国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分析张会英的作案动机和心理认为,往往特别胆小的人最可能在背地里报复,“第一,她可能不想置孩子于死地,第二,她又想让他们家痛苦”。

熟人作案一般出于报复

李玫瑾分析称:“张会英这种人生活范围比较小,心胸也比较狭窄,一点事都会被放大,放大之后她的心里就全是这件事了。这种人往往生活压力比较大,比较容易犯罪。”

李玫瑾分析称,这种人作案时只是想让对方痛苦,不会想后果,因为她的生活范围决定了视野。“这种事情一般在农村比较多见,人的生活范围太小,芝麻大的事也会变成最大的事”。

警方披露张会英作案可能与家庭赡养有关,李玫瑾分析,“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她已经很生气,但对方不知道。从现有信息来看,有一条因素比较重要,她丈夫生病以后,家里经济来源主要靠她一个人,还要供养三个孩子。斌斌家曾向他们家借了三千块钱,就抵偿了公公的赡养费,这事肯定让她特别生气。”

越胆小越可能背地报复

作为孩子的伯母,张会英为何用挖双眼的残忍方式报复?李玫瑾分析:“第一,她可能不想置孩子于死地﹔第二,她又想让他们家痛苦,所以,这就是一个手段,而且对她而言操作起来也比较容易。她是用手抠的,相对来说对工具要求比较简单,孩子反抗能力也不是太强,很容易被控制。”

据先前报道,张会英本人是胆子比较小的,而且怕见血,“往往就是这样,很多胆特小的人才最可能做这种事。如果她胆很大,能公开处理,比如敢当面与你吵,那就不会在背地里报复。”李玫瑾说。

心里担不住事选择自杀

最后她选择了在自家井里自杀,并在自杀前一天说胡话,为什么会这样?“压力太大,当她事后知道结果,自己也会很矛盾,自己干的事,把孩子眼睛毁了,一辈子的事,而且斌斌家里就这么一个男孩。加上当时侦查的人这么多,媒体又关注,事情早晚会暴露出来,她自己心里担不住事,是不敢公开化的人,事一闹大,她能怎么办?”李玫瑾说。